墨香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香社 > 自去青山見白月 > 第一章 喜事閉,喪儀臨

第一章 喜事閉,喪儀臨

倒在地,他拉起月芷蕤的手。“蕤兒,你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我視你,就同親女兒,還好如今,你和晨曦,終於成為,一家人了。”月祁山將月芷蕤的手放在月晨曦的手中,他忍住難受,頓了頓,“日後,你們倆要,好好的,守護神月族。如今我便隻剩下最後一樁心願。”“父親還有何願?”月晨曦發問。“我神月族以毒立足於江湖,但是,毒經中所記一味,枯逢生,乃毒之至,我一生都未製出,我希望你們,能夠一起把它製出來,有了枯逢生,我...-

陽春三月,神月山中,紅綢飄揚百裡,紅妝也鋪滿了十裡,從東南飛來的喜鵲盤旋在山穀上空,齊聲鳴響,與鼓樂聲聲和鳴。

如此一切,皆為神月族的一樁喜事。

神月族是江湖中為人熟知的大族,世代居於神月山穀,如今穀中族人已有幾百餘眾。神月族之人冇有世傳武功,也不以刀劍兵武所長,而它能夠在江湖中有一席之地,乃是因為神月族人人擅長製毒。神月族初創之時,最會製毒的月氏被推舉為族長,從此神月族長隻出月氏,也隻月氏世代製毒最為厲害。

製毒之術有損陰德,加上常年沾染毒物,所以神月族的人陽壽不長,如今神月族長也就是月氏的家主月祁山,不過剛過不惑之年便至油儘燈枯。

“父親。”

月祁山有且僅有一子,名為月晨曦。如今月晨曦跪在月祁山的床前侍奉湯藥,滿臉悲慼的看著父親的一舉一動。月祁山氣喘咳嗽了兩聲,月晨曦便緊張的要請大夫來。

“不用。”月祁山的聲音低厚中帶著虛弱,“我還撐得住,我還要看著你和蕤兒成親,死不成。”

“父親勿說這樣不吉利的話,我和蕤兒真心相愛,得父親成全,日後還要一起儘孝,侍奉父親,父親且保重身體。”

“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今日是你的大喜日子,不要守著我了,去看看,準備如何了,去吧。”

月晨曦吩咐了人必要寸步不離的守著月祁山,不得有一絲閃失,又將大夫喚來,厲聲吩咐:“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必要保他好好出現在喜堂,儀式未完之前,不能有一絲差錯,否則,你知道!”

大夫哆嗦著應下來,待月晨曦走後無奈的搖搖頭。

後山的清幽院落中,同樣是喜慶的裝潢,可是這裡卻安靜的讓人感覺不到一絲喜氣,這裡大片的紅反而在死一般的寂靜中顯得詭異和悲涼。妙齡少女一襲紅妝安靜坐在流光鏡前,臉上冇有一絲喜色,落寞的摩挲著手腕上的木鐲。

忽然窗外一陣疾風忽閃而過,少女抬起頭來看去,然後意識到是有人來,她亦好像十分清楚明白這來的人是誰,她想起身轉過頭去看,但是身體被一個強大的力量按在坐榻上一點也動彈不得,一雙柔軟但是有力的手握住她的臉頰,將她的頭擺正。

“阿蕤。”

月芷蕤透過麵前的銅鏡,看見身後俊秀的少年,少年的手慢慢從臉頰滑下,然後落在她的脖子上,輕輕一抬,便撐住月芷蕤的下巴不得動彈,另一隻手攬住她的腰身,將她緊緊禁錮在身懷中。再看去,那鏡中的少年眼睛有憤怒,不解,還有,落寞。

“阿笙。”她的聲音有些顫抖,但不是因為害怕,眼睛裡全然是悲傷。

“你穿這身紅裝可真好看,可惜不是為我穿的,你不是說過我們要一起浪跡天涯的嗎,怎麼這麼快就變心了,還是說以前說的那些都不作數了。”少年一邊說著一邊俯下身,將頭貼近月芷蕤的臉慢慢摩梭,想努力靠近熟悉的溫暖,“阿蕤,你真的愛過我嗎?你真的要嫁給月晨曦嗎?”

“不是。”月芷蕤想要解釋,但是什麼都說不出來。“不是。”

“不是?你是說你不會嫁給月晨曦,還是說你愛的人,不是我。”少年一字一頓,語氣壓得十分低沉,像是在試探,又像是在賭注,“隻要你說,我就信。隻要你願意,我便帶你走。山高水長,江湖高遠,你想去哪裡,我都帶你去。”

“我......”月芷蕤淚盈滿眶,“阿笙,對不起.....”

月芷蕤的眼淚落下,滴在少年的手背,他原本握住她脖頸的手卸了力,慢慢滑下,眼睛瞬間暗淡下來。少年歪嘴自嘲的笑了笑,直起身往後退了兩步。

“月芷蕤,是你違背了誓言,這輩子你都欠著我,你我此生最好不複相見,若有再見之日,我必定討回來!”

少年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留下月芷蕤脫力摔倒在原地,傷心的啜泣。

嗩呐聲起,新人起行,喜堂之上,垂危的月祁山強撐著精神,新人雙雙跪倒在地,他拉起月芷蕤的手。

“蕤兒,你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我視你,就同親女兒,還好如今,你和晨曦,終於成為,一家人了。”

月祁山將月芷蕤的手放在月晨曦的手中,他忍住難受,頓了頓,“日後,你們倆要,好好的,守護神月族。如今我便隻剩下最後一樁心願。”

“父親還有何願?”月晨曦發問。

“我神月族以毒立足於江湖,但是,毒經中所記一味,枯逢生,乃毒之至,我一生都未製出,我希望你們,能夠一起把它製出來,有了枯逢生,我神月族之名,流傳江湖,永傳不朽。”

雖然月晨曦纔是名正言順的神月族傳人,但是月祁山說這話的時候卻最終看著月芷蕤。月芷蕤是一個被遺棄的孤女,被月祁山夫婦從山間撿回來收養,她和月晨曦同兄妹般一起長大,若追根究底,月芷蕤是何處之人都不清楚,但是她卻天生慧敏,在製毒一事上,比月晨曦更甚一籌,隻是從不聲張。月祁山知道,神月族的傳人隻能是月晨曦,但能做出枯逢生的人,或許隻有月芷蕤。

所以當月晨曦告訴過他,自己和月芷蕤情投意合之時,他心中欣喜非常,苦心促成了兩人親事,將月芷蕤永遠留在神月族,永遠幫月晨曦守護神月族。

喜事閉,喪儀臨。月祁山很快便死了,月晨曦順利繼了族長之位。訃告和喜帖一併發往江湖各處,讓人看了不禁覺得荒誕,但是月晨曦堅持要這麼做,他一定要整個江湖的人知道,他成為了神月族長,月芷蕤是他的人。

月芷蕤一身素服站在後山的院落中,仰頭看去,覺得這山好高,高的讓人恐懼,彷彿一生都跨不過去。

清風白袂連翩躚,落眉垂瞼心知怨。

-一聲都讓她的心臟跟著震顫。“不是的,哥,我是自己心甘情願嫁給你的,但是......”但是她並不愛他,就算成婚了又怎樣,月芷蕤根本就冇有辦法把月晨曦當作自己的夫君。“我需要時間......”月芷蕤的聲音很弱,她自己知道,這不過是托詞。月晨曦聽到她如此說,果真情緒緩和了許多,“好,我就知道蕤兒心裡是有我的,我們有的是時間。”月芷蕤這時鬆了一口氣,以為就此可以打發了月晨曦,然而房間的門被突然破開,一身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