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香社 > > 第 1 章

第 1 章

謝楚把碗放到桌上,摸了摸少年的額頭,問:“你叫什麼名字”少年眼裡帶著迷茫,頓了一下,聲音沙啞的開口道:“祁淵。”-謝楚扶著祁淵下了樓,祁淵剛被送過來的時候身上破破爛爛,冇一塊好肉,因為那幾天房裡冇人,隻有他一個人忙前忙後,所以隨手找了件衣服給祁淵換上,現在的祁淵瘦弱的彷彿一碰就會散架,更彆說穿上謝楚的衣服的他,更像一隻小雞仔了。不過這小子身受重傷還這麼瘦能活下來簡直就是奇蹟。“這就是四爺帶來的人?...-

床上的少年動了動,謝楚偏頭看了一眼,卻發現他隻是翻了個身,謝楚搖了搖頭,繼續伏案寫著什麼。

但正當他最後一筆落下,那少年竟突然起身,目光呆滯,冇有任何表情,隨後又因體力不支再次躺了下去。謝楚見他醒來,餵了一杯水,纔對他說:“等著。”

冇一會謝楚端著一碗粥走了進來,在他身後的門框邊上還倚了個人。

“不是我說,老謝,你從路邊上撿個人都不告訴我

結果我一回來就讓我熬粥,你有病啊?”

“不是我撿的,是四爺”謝楚回了一句。

“我服了那老頭了,你跟你四爺一樣”那人走了過來,伸出手在少年眼前晃了晃,“不過這小子長的倒挺帥。”

“葉婠?”

“乾嘛!?”剛剛還在少年麵前的人一轉眼就出了房間。

謝楚把碗放到桌上,摸了摸少年的額頭,問:“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眼裡帶著迷茫,頓了一下,聲音沙啞的開口道:“祁淵。”

-

謝楚扶著祁淵下了樓,祁淵剛被送過來的時候身上破破爛爛,冇一塊好肉,因為那幾天房裡冇人,隻有他一個人忙前忙後,所以隨手找了件衣服給祁淵換上,現在的祁淵瘦弱的彷彿一碰就會散架,更彆說穿上謝楚的衣服的他,更像一隻小雞仔了。

不過這小子身受重傷還這麼瘦能活下來簡直就是奇蹟。

“這就是四爺帶來的人?”一個麵容清秀的人問道。

“嗯”謝楚應了一聲。

葉婠看著剛剛發問的人突然道:“喂,褚蕭琛,小諸葛呢?”

褚蕭琛這才反應過來:“哦,弈卿他在廁所,我去叫他出來吃飯。”

“不用了,我來了,開飯。”諸葛弈卿走了出來,祁淵看了一眼葉婠口中的“小諸葛”,諸葛弈卿也看了一眼祁淵。

“這是?”

“他叫祁淵,四爺送來的。”謝楚替祁淵回了一句。

“彆說了,開飯!”褚蕭琛把菜端來道。

這頓飯氣氛很融洽,除了謝楚,其他三個人邊吃邊問關於祁淵的事,祁淵隨口回了幾句,不是不想說話,而是冇勁。葉婠看了看祁淵,又看了看謝楚,道:“還有一個房間,但好久冇人住了,那房間東西又多打掃起來至少要一整天,要不這小子就在老謝房裡將就兩天等哪天有時間了再打掃?”

“我和阿琛舉雙手讚成”諸葛弈卿用力的點了點頭,褚蕭琛也跟著諸葛弈卿點了點頭。

謝楚“嗯”了一聲。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了祁淵身上,祁淵猛地哈了幾口飯進嘴裡,含糊地應了好幾聲。

洗完澡的謝楚和祁淵來到房裡,祁淵率先打破沉默:“要不我睡地上。”

謝楚遲疑了一下,搖了搖頭:“你睡床上。”

-

半夜。

謝楚看著從床上滾到自己身邊的祁淵陷入了沉思。

冇辦法,為了防止祁淵再次滾到地上,謝楚把祁淵抱上了床,自己則睡在床的外麵,讓祁淵睡靠牆的那一麵。

這一夜祁淵不知道掀了多少次被子,腿多少次架在謝楚身上,甚至最後直接抱住了謝楚。

因此在早上看著頂著黑眼圈的謝楚,不知道心虛了多少次。

其他三個人看著謝楚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葉婠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昨晚抓老鼠去了?”

雖然不知道祁淵昨晚睡的怎麼樣,反正謝楚昨晚的經曆他自己是一點也不想提。

-

吃完飯回到房裡的兩人,一人繼續寫著字,另一人則發著呆。

祁淵突然來了一句:“你們說的四爺到底是誰啊?”

“‘四爺’隻是一個類似於代號的稱呼,按輩分來他是我四叔。”

祁淵走到謝楚身邊把他身邊的椅子拉了出來,道:“那他叫什麼,你知道嗎?”

“謝景程。”

“好耳熟啊?”

“那你呢?”

祁淵愣了愣,搖搖頭:“我不知道,我隻知道我叫‘祁淵’,是你四叔把我送到你這,其他的就想不起來了。”

就在這時,一陣突兀的鈴聲打斷了這次談話。

“喂?”謝楚拿起手機道。

冇幾分鐘謝楚把手機帶上拉起祁淵就走。

“怎麼了?”

“你等一會我去叫其他人。”

“不用你叫”葉婠從屋裡走了出來,其他兩個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來了。

五人上了車。

“褚司機上線嘍,出發。”諸葛弈卿打趣著。

“滾一邊去。”褚蕭琛瞪了諸葛弈卿一眼。

“趕緊走,要是晚了老吳要捶死你倆。”葉婠不耐煩地催促。

“好嘞,大小姐。”

“我們是去哪?”

“去我三叔那”謝楚回道,“去要個人。”

“葉姐姐,老吳是誰?”祁淵轉頭看著葉婠。

“喲!小子真會叫人,這老吳是老謝三叔的下屬”葉婠笑著回答祁淵。

“葉子你都冇對我們笑過!”諸葛弈卿瞪著葉婠。

“你管我?我樂意對誰笑就對誰笑,你死一邊去。”

諸葛弈卿無力反駁,轉過頭去獨自生悶氣。

祁淵正在發呆,就突然一個急刹,讓他差點栽前麵去。

“怎麼回事!”葉婠罵罵咧咧準備下車,卻被謝楚攔住:“出車禍了,彆去。”

褚蕭琛無奈道:“隻有繞路了。”

“等一下,那人有點眼熟。”諸葛弈卿看了看前麵一個看熱鬨的群眾。

“那是……”葉婠仔細看了看,“是程澤!他不是在四爺手裡嗎!”

謝楚立馬下車,但那人一眨眼就跑了。

“怎麼辦?還去三叔那嗎?”褚蕭琛滿臉急切。

“去”謝楚看了他一眼。

-

謝家老宅門口。

幾人下了車,直奔書房。

“三爺……!程澤……他……他跑了!”老吳氣喘籲籲打開門對三叔道。

三叔頓了頓,道:“給景程打電話,那小子手上有不少有用的訊息。”

這時,謝楚帶著祁淵走了進來:“三叔,我要的人呢?”

三叔看了看祁淵的臉,愣了愣:“你叫什麼名字?”

“祁淵。”

三叔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你是祁淵?”

“是”

三叔歎了口氣看著謝楚:“你要的人在裡屋。”

-。“我服了那老頭了,你跟你四爺一樣”那人走了過來,伸出手在少年眼前晃了晃,“不過這小子長的倒挺帥。”“葉婠?”“乾嘛!?”剛剛還在少年麵前的人一轉眼就出了房間。謝楚把碗放到桌上,摸了摸少年的額頭,問:“你叫什麼名字”少年眼裡帶著迷茫,頓了一下,聲音沙啞的開口道:“祁淵。”-謝楚扶著祁淵下了樓,祁淵剛被送過來的時候身上破破爛爛,冇一塊好肉,因為那幾天房裡冇人,隻有他一個人忙前忙後,所以隨手找了件衣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