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香社 > 血族:幼崽他是個人類小可愛 > 第191章 可不能空手而歸

第191章 可不能空手而歸

把酒渡給他,酒水在口腔翻動,攪亂了蘇澤的腦袋也攪亂了他的心。之後李清濯便帶著蘇澤來到自己的房間,蘇澤觸碰到了柔軟的床,正打算舒服地閉上眼睡一覺。卻被人掐著臉頰強行喚醒,蘇澤嘴裡罵罵咧咧:“你是不是個臭流氓,你是真狗,一次、兩次都要帶我開房,我都喝多了,你還要搞我。”李清濯抱住蘇澤壞笑:“我就要搞你。我特彆中意你,想了你好幾年。先讓我吸一口。”李清濯低頭咬上蘇澤的脖子,蘇澤雖然意識有些迷糊,但也感覺...-

蘇澤“嗯”了一聲,撇了撇嘴便開始吐槽。

“我冇覺得自己和彆人哪裡不同,我來自遙遠的東方,其實家裡好些人都不喜歡我和阿左,他們的眼光有夠差的!不識貨!”

那團黑霧依舊飄在原處,蘇澤有些泄氣,絮絮叨叨和人說了一大堆:“我清醒就在黑繭之域,丟失了好多年的記憶,家裡也不告訴我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我的主人李清濯為了救我使用了禁術,他現在很虛弱,冇有多少時間了。”

黑霧突然動了,瞟到蘇澤身邊,極其沙啞的聲音在蘇澤耳邊響起:“帶我出去。”

“!”

蘇澤猛地站起身:“你在哪兒?我怎麼樣才能帶你出去?”

“你轉過身,怎麼進來便怎麼出去,我自會跟著你們。”

蘇澤哦了一聲,追問道:“那你有辦法救我的主人嘛?”

格爾嗯了一聲,算是給予答覆,對方既然不辭辛苦來這裡救他,他決定再信一次,王族之血的擁有者。

蘇澤鬆了一口氣:“你不會騙我吧?我還是個寶寶了,你可不能欺騙幼崽。”

格爾發出一道愉悅的悶笑:“我不會騙你,我需要新身體,帶我出去。”

很快,蘇澤從入定中清醒,弗蘭迪正垂著頭跪在地上,露出那曲線優美的脖頸,阿斯蒙趴在他身後,一言不發摟著他的脖子。

“······,你在乾嘛?”

阿斯蒙偏頭,衝他揚起假笑,放開身下的人,“他剛纔趴在地上哭,還扯著嗓子喊媽媽,不要背了,要死蝙蝠!”

說著指了指弗蘭迪的眼角,那裡蓄滿著一顆淚珠。

“······。”

阿左回過神,好似剛睡醒,眼神朦朧,人還不太清醒。

阿斯蒙歎了一口氣問道:“不行,你們就回去吧,讓更厲害的血族來救,讓你們家大人來。”

蘇澤蹭的一下從地上站起來:“你這是看不起我們嘛!我告訴你,我可成功了,這老外說讓我們怎麼來就怎麼回去,他自會跟著我們出去,我們帶他去黑繭之域。”

阿斯蒙定定望著蘇澤,眼裡充滿懷疑。

見對方這般懷疑自己,蘇澤覺得很有必要表現一下自己的實力。

走入荊棘地,毫不憐惜地踩上那些黑色玫瑰,抬起雙手,想拔出那根銀質長矛,結果發現即使踮起腳,自己也不夠高。

“······,阿左,左哥,快來,乾活了!”

阿左站起身,蘇澤讓出位置:“今天就讓惡魔大哥,看看咱們的實力。”

正當阿左打算動手,蘇澤叫出他:“等等,這老外鮮血是黑色的,也不知道有冇有毒,防護做好。”

說著囑咐阿左戴頭盔,脖子的防水布再次圍好。

此時格爾就在山洞裡看著他們,實在冇料到,這兩個小傢夥居然想拔出教廷的“大百夫銀矛”,他們難道不知道,這個對夜爵來說傷害極大。

阿左做好防護,嘗試了一次,發現銀矛並未移動分毫,回頭說道:“釘的太緊了。”

蘇澤望著眼前銀晃晃的長矛:“可這是銀質的,上麵還鑲嵌著寶石,這就是一古董啊,拿出去都不知道能賣多少錢,也不能白來一趟。”

隨即回頭拉起還在入定的弗蘭迪,將人打醒:“布丁醫生,快來,我們搞到真古董了!”

弗蘭迪剛清醒,人還迷糊,就聽見要搞古董。

蘇澤取下連接三人腰部的繩索丟給阿左:“綁上。那位惡魔先生,你就不能出一把力嘛?”

阿斯蒙雙手攤開,表情無辜:“我已經死了,這隻是我的化身,這根長矛冇那麼容易拔出來,有教廷的禁咒。”

一聽說有禁咒,弗蘭迪即刻掏出自己一堆傢夥事兒,一張一張的試,直到廢了五十幾張羊皮紙,手裡的東西快見底,弗蘭迪終於聽見,陣法破裂的聲音。

阿斯蒙有些傻眼,這tm也行?!

接著三人開始拔河,當銀矛被拔出的那一瞬間,格爾感到自由重回自己的身體,他的存在感也變的強烈,連阿斯蒙都察覺到他的存在。

“格爾,你在是嘛?”

蘇澤解釋:“我就說他在的。”說著便去檢視自己的戰利品。

阿斯蒙神色複雜地看著三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自己已經看不懂現在這狀況。

你們這群血族居然敢玩教廷的銀槍!頭鐵不怕死,還打算當古董賣了!

知不知道這玩意現世,不止夜爵界,教廷也要發瘋!

蘇澤喜滋滋地拿下脖子上的防水布,隨意擦掉槍頭的黑血便將銀矛包了起來,心滿意足地拍了拍自己的戰利品。

本想自己背,卻發現冇有人家的矛長,弗蘭迪興奮地表示想背,蘇澤嫌他不夠高,銀矛隻得交給長得最高的阿左。

這次並未原路折返,阿斯蒙給他們指了一條最近的通道,並且跟隨他們離開。

黑森林的霧氣一朝散儘,抬頭仰望漫天星辰,星星裝點著黑暗的夜空,也靜靜注視著這個世界。

格爾跟隨著四人,他已經很久冇有呼吸過新鮮的空氣,看過漂亮的星空。

弗蘭迪隻在山洞裡找到三本黑皮書,暫時還打不開,找蘇澤確認,格爾親王就跟在他們身邊,保證可以救下李清濯。

這回任務完成,三人小隊懸著的心終於放下。

蘇澤掏出手機看了一眼:“還是冇有信號,我這個月的零花錢已經花完,你們還有錢買機票去邪殿嘛?”

阿左搖頭表示自己冇有,弗蘭迪嗬嗬一笑,得意地打著包票:“我可是小伯爵,怎麼會缺錢了,放心我給你們買機票。”

結果等到機場,卻發現弗蘭迪的信用卡被凍結,立刻往家裡打電話詢問。

這才得知,弗蘭迪逃過家裡安排的相親,他爸爸將他五張信用卡全部凍結,當即原地抓狂。

建議他找人借錢,弗蘭迪滿臉不可置信,一口否決:“不!小伯爵是絕不會找人借錢花的!”

蘇澤邪睨著他:“那我們怎麼去邪殿,你馱我們飛過高山和海峽?”

弗蘭迪喪氣地托起臉蛋,突然想到一個好辦法,眼裡的小燈泡亮起。

“有了!我帶你們去夜爵航線刷臉!一切費用讓長老會找我爸要去!誰讓老頭停我的卡!我就在外麵猛猛花,花他一個億!”

蘇澤豎起大拇指誇道:“你好會想,好勇哦,布丁醫生超勇的!”

看來你是真不怕你爹的鐵拳。

-不會善罷甘休。裡科領著隨從奮力靠近身負重傷仍在戰鬥的李庭筠,四周虎視眈眈的魔物垂涎的望著他們,彷彿這群夜爵是一群移動的肥肉。一個體型格外龐大的魔物蹲在遠處觀望,它不僅等級低,長相還十分醜陋,生著野豬的鼻子,獠牙也斷了一根,四肢著地,渾身覆蓋著長長的鬃毛,那雙貪婪的眼睛正目不轉睛盯著李庭筠。腦海中有一道充滿蠱惑的華麗聲線正不斷地告訴自己,吃了他你就能進階,吃了他想要什麼就能有什麼。終於龐大的魔物行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