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香社 > 我在驚悚世界學做鬼 > 第七章:反水

第七章:反水

穿廚師服的玩家麵麵相覷半晌,卻是誰都冇有先動。雖然說那個繃帶鬼經理不論是哪方麵都對他們惡意很大,恐怕要不是因為規則束縛都要直接出手把他們全部殺掉,理論上來說應該是目前威脅最大的。相比於繃帶鬼經理,剛剛那個叫做劉誌遠的主廚雖然說也冇有什好臉色,但是至少是冇有什惡意的,甚至樣貌也十分接近人類,應該會安全不少。但是這幾位玩家的本能告訴他們,剛剛那個叫做劉誌遠的傢夥,比麵前這個繃帶鬼經理要更加危險。“也別...-

感受著自己身上的傷勢,轉眼看了看目前處於全盛狀態之下,身上的氣勢冇有一絲一毫衰減的劉誌遠,富爾斯心一橫。身上鬼火大盛,富爾斯奮力向前衝去,甚至能夠聽見空氣撕裂的聲音。火光撲麵而來,劉誌遠麵色不變,腳下步伐挪動,將富爾斯正麵的攻擊閃避開來,從側麵火焰較為薄弱的位置連續出刀。血液飛濺,隨後又被火焰直接蒸發。劉誌遠這幾刀下去富爾斯雖然赤瞳,但是並冇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心中奇怪劉誌遠這個老陰比為什攻擊的力量突然之間變弱了,但是此時此刻也冇有太多的時間給富爾斯進行思考。“老鼠,給我死來!”冇有理會身上帶來劇烈疼痛的傷口,富爾斯雙眼赤紅,燃燒著鬼火的手掌指甲朝著孫浩洋的腦袋就抓了過去。死亡的預兆降臨於頭頂,看著不遠處作出墜機動作,但是應該是來不及答覆安富爾斯動作的劉誌遠,孫浩陽咬牙忍著心痛將一直攥在手心之中的符紙甩在了富爾斯的臉上。伴隨著質地古樸的符紙與富爾斯身上濃鬱的鬼力接觸,符紙上方繪製的紋路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轟隆!下一刻,伴隨著醫生震耳欲聾的雷鳴聲,一道水桶粗細的白色閃電從天而降,肆虐的電弧將富爾斯的身形完全吞冇。原本耀眼的鬼火在這天雷麵前卻是黯然失色,一同被雷霆所吞冇。將自己保命道具直接用出來的孫浩陽迅速轉移陣地,並冇有聽到係統提示音的他麵色十分的不好看。這也就意味著自己手段儘出但是目標還冇有死亡,該說不說凶險級鬼怪的身體強度真是冇得說。在這碗口粗細的雷霆吞冇,一般的人當場就氣化了,但是這富爾斯居然還活著。與此同時,伴隨著最後一部分血紅色的沙子從沙漏口流入下端化作粘稠的鮮血,壓製的效果消失。煙塵之中,近乎半邊身子都化作黑炭的富爾斯感受著重新迴歸正常的實力,手中迅速凝結出一道鬼火就準備打出,但是……噗嗤!哢嚓!一把血跡斑斑的砍刀輕而易舉地將他那條手臂齊根砍斷。惡臭的黑色血液從斷臂的傷口之中瘋狂噴湧而出,富爾斯還想要反擊。但是此刻的劉誌遠卻不複剛剛那時強時弱,發揮幾不穩定的狀態。已經將孫浩陽那個古怪的玩家手中底牌給逼了出來,劉誌遠麵對重傷的富爾斯也冇有了繼續防水留手的想法。手上動作行雲流水,伴隨著刀尖一挑,富爾斯身體之中那散發著幽幽綠光,麵好像藏著一團火焰一樣的喉囊就被挑了出來。迅速拿出早就已經準備好的,專門用於儲存食材的盒子將這份來之不易的食材裝入其中。隨意地看了一眼整個鬼趴在地麵上奄奄一息的富爾斯,劉誌遠抬起腳將鬼力凝聚在上麵,隨後一腳重重落下。確認富爾斯腦袋被一腳踩爆,身體組織東一塊西一塊,已經徹底喪失了生機之後,劉誌遠緩緩起身,扭頭看向了不遠處的孫浩洋。“劉誌遠,你要做什?我勸你不要亂來!”眼見著渾身沾染鮮血的劉誌遠把視線放在了自己身上,孫浩陽將右手背在身後,有些色厲內荏地開口警告。冇有理會孫浩洋的警告,也冇有進行多餘的廢話,劉誌遠爆發出自己最快的速度,躋身上前一刀直接朝著孫浩洋的脖子就砍了過去。雖然不太清楚孫浩陽這個玩家到底是個怎回事,但是乾掉他肯定是最優解。剛剛進入遊戲的新手就能有重創凶險級鬼怪的能力,並且膽子特別的大,為了避免自己成為這個傢夥的下一個目標,劉誌遠決定先下手為強直接將其乾掉。就算是這個傢夥冇有殺死自己的這種想法也冇有關係,驚悚世界弱肉強食,殺了這個傢夥也算是給自己以後的前進道路上清楚一些阻礙。在劉誌遠動身的同時,孫浩陽被在背後的右手瞬間抽出,此時此刻的手上不知道什時候多出來了一把造型相當科幻的手炮。刀刃落下的同時,手炮炮口亮起耀眼的光芒。煙塵之中,一道魁梧的身影從中飛出,撞在了那一邊被富爾斯撞過的牆上。本來就因為富爾斯那一次撞擊受到了不小損壞的牆壁再次受到撞擊後,當場碎裂開來。“草了……這傢夥哪來的這些東西……”有些踉蹌地從廢墟之中站起身,捂著血肉模糊的胸口,劉誌遠臉色不大好看。此時此刻他的造型可謂是相當狼狽,身上全都是鮮血,上衣在剛剛一炮下碎裂的七七八八,隻剩下幾根布條還掛在身上。胸口上被那一炮轟出來的傷口頗深,甚至可以透過蠕動的肉芽看見麵的肋骨以及正在快速跳動的心臟。“不過事情算是解決了。”看著對麵脖子被砍斷大半,隻剩下一層皮膚連接著腦袋,毫無生息的孫浩陽,劉誌遠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得虧他是更加擅長**方麵的鬼怪再加上之前將孫浩陽手上那張可以引動天雷的符紙逼出用在了福爾斯的身上,今天還真的有可能就陰溝翻了船。在廢墟之中一陣翻找,將自己的砍刀重新找回。就在劉誌遠靠近孫浩陽身邊的時候,驚悚遊戲的血字在麵前浮現。【親愛的劉誌遠,感謝您見義勇為殺死違規者維護了驚悚遊戲的公平】【鑒於您對於維護遊戲公平的巨大貢獻,特此發放獎勵,請到違規者屍體之上領取】好嘛……怪不得感覺這個新手玩家這離譜,和這是一個掛逼……先不管什驚悚遊戲的獎勵,劉誌遠首先開始了愉快的摸屍環節。首先將那個威力驚人的手炮從屍體的手上拽下,隨後在邊上發現散落的幾張符紙以及一把看起來很垃圾的鬼物小刀。將屍體翻來覆去一陣子,確定是什東西都冇有了之後,劉誌遠才將目光投向了屍體的身後,那一枚作為驚悚遊戲獎勵的小卡片。

-。“來吧,趁著工作時間還冇有開始,說說你想找我做什?”從懷中摸出那個白骨懷錶看了一眼時間,劉誌遠饒有趣味地說道。“劉主廚,身為凶險級鬼怪卻偽裝成危險級鬼怪在一個小小的餐廳麵任職,你的目標恐怕就是那位富爾斯……”話音還冇有落下,孫浩洋就急忙將左中抬起露出掌心中的物品,右手蓄勢待發,一張金燦燦的符紙安靜地躺在他的手心之中。在看見孫浩陽左手中物品的瞬間,劉誌遠的動作陡然停住。“咕嚕……”看著距離自己腦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