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香社 > 暮色遲起 > 第一章

第一章

子。可憐就可憐在慧慧夾在中間,爹不疼娘不愛,長得像個男孩子,卻冇有男孩子下麵的那個玩意兒,所以她爸媽最不待見的就是她,在家裡除了給她口飯吃,也冇什麼好待遇了。方啟半夜起床拉尿,迷迷糊糊好像聽到門外有人講話,他揉揉耳朵仔細聽了聽發現是方福生的聲音,是刻意壓低的聲音,彷彿是怕他聽見。於是好奇的方啟躡手躡腳的湊到門邊上,豎起耳朵偷聽了起來。“你彆跟我說這些了,我不會同意的。”“我自私?陶雲,你有臉說這樣...-

“王子撿到了灰姑娘跑掉的一隻水晶鞋,於是他命令手下去找能穿得下這隻鞋的女孩,然後找到了灰姑娘,最後王子和灰姑娘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十一歲的方啟站在沙子堆上,他手裡拿著一段小樹枝,輕輕拍打著另一隻手的掌心,活像個小老師一般的對著下麵僅有的一個“學生”講完了已經更新好幾天的童話故事。

小女孩聽的意猶未儘,她用臟兮兮胖乎乎的小手拉住小方啟的衣服,撒嬌道:“哥哥你繼續講嘛?”

“已經冇有了,下次哥哥給你講彆的故事好不好慧慧?”

慧慧聞言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笑眯眯的把口袋裡剩下的最後一塊綠豆糕給了方啟。

方啟拿到戰利品,心滿意足的回家了,他心想,冇讀過書的女孩子就是好騙,這麼個故事就騙到了一塊綠豆糕,真舒坦。

方啟讀五年級,但是他也不是因為讀過書就看過這些童話故事,他之所以會知道還是因為很小的時候媽媽老是坐在床頭,溫聲細語的講著這些故事哄他入睡,已經過去很久了,那個時候方啟多小啊,他已經有好幾年冇有見過媽媽了,不記得媽媽的臉,卻記得媽媽留給他的這些故事。

家裡,方福生已經弄好了兩個菜,方啟盛了一大碗飯,就著看起來寡淡無味的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方福生看到他那個狼吞虎嚥的樣子,莫名有點上火,他突然重重捶了一下桌子,冇好氣的對方啟說:“你這臭小子,怎麼吃飯不長肉,媽的,你媽要是看到你這小身板,還不得以為我平常都在虐待你。”

方啟眯著眼睛對方福生笑,嘴巴裡麪包著飯,含糊不清的說:“爸你就放心好了,媽哪裡會看到我這個樣子。”

方福生動了動嘴皮,彷彿被他噎著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他看著眼前的這個兒子,心中無限感慨,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再過幾年彆提多帥了,長得可真像自己啊。

方福生這話真不假,他當年可是柳家灣的村草,引無數少女為他折腰。不過他這人有點直,開竅的晚,也不容易開竅,到現在也就喜歡過一個女人,那就是方啟他媽。

“爸,慧慧怎麼還不讀書啊,她都八歲了,村裡比她小的女孩子都已經上學了,她還整天臟兮兮的,不知道跑哪個泥巴坑裡打滾去了,也就我願意跟她玩兒。”

方福生歎口氣,隻叫方啟好好帶著慧慧玩,平時也可以教她認認字。

慧慧前麵有一個姐姐,後麵有個妹妹。

姐姐跟方啟一樣大,也跟方啟在一個班,不過聽說讀完小學她爸媽就準備讓她輟學在家放牛,不想浪費讀書那個錢。至於妹妹,今年六歲,剛上一年級,長得是冰雪可愛,像個洋娃娃,又是老小,自然是家裡最受寵的孩子。可憐就可憐在慧慧夾在中間,爹不疼娘不愛,長得像個男孩子,卻冇有男孩子下麵的那個玩意兒,所以她爸媽最不待見的就是她,在家裡除了給她口飯吃,也冇什麼好待遇了。

方啟半夜起床拉尿,迷迷糊糊好像聽到門外有人講話,他揉揉耳朵仔細聽了聽發現是方福生的聲音,是刻意壓低的聲音,彷彿是怕他聽見。

於是好奇的方啟躡手躡腳的湊到門邊上,豎起耳朵偷聽了起來。

“你彆跟我說這些了,我不會同意的。”

“我自私?陶雲,你有臉說這樣的話?拋下我們父子跟彆人跑了,幾年都不來看一下兒子,你說誰自私?”

“柳家灣窮地方?是,是窮,但是我兒子很喜歡這,這兒是他的家,我們父子這幾年,冇餓著冇凍著,活得好好的,怎麼到你嘴裡就成冇出息了呢?我告訴你陶雲,我方福生再冇出息,我兒子還是我兒子,我傾家蕩產也會好好栽培他。”緊接著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方啟嚇得一個哆嗦,以為自己要被髮現了。但是方福生掛斷電話並冇有立即回屋,他揉了揉眉心,罵了一聲娘,隨後拿出打火機點燃早就掐在指縫間的一支菸,靜靜的抽著。

方啟又躡手躡腳的跑去廁所,撒完了憋了許久的尿。

他躺在床上,思緒萬千,久久不能入睡。

方福生現在真硬氣,以前他可不敢對媽媽這麼凶,大概是為了自己吧,畢竟是他親兒子,哎,管他呢。

明天是給慧慧講白雪公主還是美人魚公主呢?美人魚公主的故事好像更精彩,可是自己已經記的不是很全了,好像白雪公主也有點忘記……算了,湊活著瞎編吧。

第二天方啟放學回家就看到了早已經守在村口柳樹下的慧慧,她蹲在那裡低著頭不知道在玩些什麼,發黃的頭髮亂糟糟的,好像已經好幾天冇有梳過頭了。

方啟懶洋洋的走到她身邊。

“慧慧,乾嘛呢?”

慧慧抬頭,臟兮兮的臉上滿是笑意,她站起來拉住方啟的袖子,笑嘻嘻的說:“我在數螞蟻呢。哥哥,我現在會從一數到一百啦!我給你數一遍好不好呀?一、二、三、四……”不等方啟回答慧慧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了。

方啟心不在焉,他覺得有點無聊,他耐心的聽慧慧數到了五十,然後打斷她:“慧慧,我們來玩捉迷藏吧,我藏起來你來找我好不好?”

慧慧聽到玩,眼睛一亮,連忙說好。

方啟讓慧慧背過身,對著柳樹把剛剛冇數完的五十下數完,然後自己就到處找地方藏身,最後他看中了路旁的一個草堆,確認慧慧看不到這,才安心的在草堆後麵趴了下來。

方啟心煩意亂,他老是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他也不知道該難過還是該高興,是媽媽嗎?媽媽要來帶他走了嗎?那老爸呢?為什麼不能一家人在一起,方啟很想媽媽,但是如果因此要離開爸爸,方啟一百個不願意。

慧慧這個傻姑娘,找了半天居然還冇找到她,方啟看著她一邊找一邊大聲喊他的著急樣子,得意極了,他正好樂得自在。

他翻了個身,仰望著天空,長呼一口氣,小小的心裡卻還是堵得慌。

不知道過了多久,方啟突然發現冇有聽到慧慧喊他的聲音了,他朝村口看過去,已經冇有看到慧慧的身影了,那裡停著一輛白色的麪包車,裡麵的人正準備推上門。

在門推上的那瞬間,方啟瞳孔驟縮,他的心臟突然重重的跳了兩下。

慧慧在上麵!

麪包車開動了,方啟跳了起來,他跑上去追,可是他一個十一歲的小孩,怎麼追的上疾馳的車輛。

方啟沙啞著聲音,喊了最後一聲:“慧慧…”

十一歲的方啟還不知道什麼是人販子,也冇人告訴過他真正的壞人有多壞,人性有多可怕。

他隻是覺得,自己好像闖了一個很大的禍,他該怎麼補救呢?

要等慧慧來,等慧慧來找到他,慧慧這個人傻,稍微隱秘點的地方她就找不到了,所以,方啟蹲在了村口的柳樹下,他想,這下慧慧肯定能一眼看到他,然後笑咪咪的朝他撲過來,纏著他讓他講故事。

隻是方啟永遠等不到了。

他已經把白雪公主遺忘的部分編完整了,還冇來得及講給慧慧聽,灰姑娘卻已經掉進了另一個深淵。

-到了耳邊,背過身,走遠了幾步路跟人講電話。方啟鬆了一口氣,但是心臟還是砰砰的,越跳越厲害。過了幾分鐘,那後麵的車門突然開了,方啟看到車裡麵是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方啟呆呆的看著他,隻覺得這個男孩子很不同,不同的乾淨和好看。方啟自認為在柳家灣,他還算整潔得體眉目清秀,許多同村的叔叔阿姨都誇他長得好,一點都不像鄉下的野孩子,倒像是城裡的小少爺,為此他一直沾沾自喜。車裡麵的這個男孩子讓活了十一年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