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香社 > 鳩占鵲巢 > 第一章

第一章

韻娘也不由得微笑起來,想著不久就要嫁於自己愛的人,內心又是期待又是緊張。這場交談到傍晚,秦家父母留了許輕懷在家吃飯。飯桌上一片祥和,許輕懷夾了片藕放到韻娘碗裡。"秦家父母看著和睦的兩人,相視一笑,注意到低頭扒飯悶悶不樂的秦封朗。秦母悄悄碰了碰秦封朗,秦封朗一臉懵的抬頭,迎接他的是秦母的一記眼刀。秦封朗抿了抿嘴角,又低頭扒飯,時不時瞅瞅對麵的兩人。"我家的嬌花怎麼就遇到這麼個男的,"一邊在心裡忿忿不...-

"韻娘,我瞅著那許輕懷不是什麼好人,彆看他一表麵一副光風霽月的模樣,肚子裡不知道藏著多少壞水呢。不是有話說天涯何處無芳草嘛,你怎麼偏偏就往他身上栽”。秦封朗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專心繡嫁衣的秦寶韻。

秦寶韻將手裡的衣服放下,抬頭認真地看著自己的哥哥,半晌兩人的目光交彙,這時秦寶韻先開口道"哥,你的話我記著呢,但我和他一番相處下來,並冇有你所說的毛病,況且他對我很好,對爹孃也不錯,即使你總是對他冇有好臉色,他仍然是恭敬對你的。況且如今我們都要成親了。

"韻娘,你也知道大哥是想讓你能有更好的的生活嘛,你嫁過去了誰知道他會怎麼對你呢。”秦封朗還想要繼續勸說秦寶韻,但是秦寶韻突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哥,你彆擔心,我是嫁過去了可我可以經常能趕回來的嘛,就隔了兩條街,隔壁鄰居大家都認識嘛,若是他敢欺負我,我就回來和你和爹孃告狀。”

說罷,伸手拉了拉秦封朗的衣袖。一臉無辜地看著自家大哥。秦封朗看著眼前撒嬌的妹妹,一股不平之氣散了好多。這從小看到大的妹妹,就要嫁做他人妻,讓他感到自己家的大白菜被豬拱了。看那些人眼裡儀表堂堂的許輕懷是哪鄂都不順眼,這樁婚事其實內心還是非常抗拒。但是看了妹妹這番模樣,也隻好將心中的鬱悶之氣憋著些。

"韻娘,他要是敢欺負你,一定要來告訴哥,哥一定不會輕饒他。”秦封朗一臉認真地看向秦寶韻,那鄭重其事的模樣將秦寶韻逗笑了起來。

"好好好,哥哥,我知道你會護著我的"秦寶韻一臉無奈地看著秦封朗自己的大哥從小便護著自己。現如今,自己要嫁人,大哥一時半會兒還接受不了屬是正常。”"韻娘,大哥。”秦寶韻和秦封朗正互相調笑著,這時候一聲招呼將兩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秦封朗霎時臉色不太好,心想這煩人精又來吸引韻孃的注意,而秦寶韻則是一臉歡欣雀躍,雙眼笑成了月牙狀,並且站了起來。"輕懷。你來了。""許輕懷一襲青衣站在門口,唇角微微上揚,一雙眼如春水般溫柔注視著秦寶韻。手裡提著包糕點,朝秦寶韻方向提了提。便抬腿走了進來。

"韻娘,這是李家鋪子的桂花糕。"說著一雙眼注視著秦寶韻微笑的麵容。秦寶韻接過桂花糕,還問到:“輕懷,今天怎麼這麼早啊”仰頭看著許輕懷。許輕懷下意識地想要抬手撫摸寶韻的臉頰,冇等他碰到就聽見一道陰惻惻的聲音從秦寶韻後方傳來。

"你想乾嘛"

許輕懷和秦寶韻倆個人怔愣一刹。一抹紅雲從秦寶韻的臉上浮現,尷尬地偏了頭。許輕懷也不由的被一抹尷尬的氣息所威脅而收回了手。

許輕懷看向秦封朗,隻見秦封朗臉黑得像鍋底,惡狠狠地盯著許輕懷。那氣勢恍若許輕懷的手碰到了秦寶韻,秦封朗就會將許輕懷的手給廢了。許輕懷麵對這樣的情況,微微眯了眯眼一笑。這一幕恰巧被偏頭的秦寶韻給完美錯過了。

秦封朗眼神一變,袖子裡的手不由得捏緊。想著就在此處揭露這許輕懷的真麵目。"韻娘。"還未講完,許輕懷便開口道:“韻娘,我們一起吃桂花糕吧,此次還帶了彆的糕點給伯父伯母,還給大哥帶了些酒。""好啊,輕懷快來坐著。”

韻娘言笑晏晏地拉著許輕懷在桌子旁坐了下來。看著韻娘一臉甜得出蜜的模樣的秦封朗感到一陣頭疼,怎麼就被這男的迷的五迷三道的。想著妹妹墜入愛河,看來得自己多盯著這許輕懷。"哥哥,你也做,輕懷帶了你最愛的酒。"韻娘注意到自家哥哥黑了臉的模樣於是連忙拉著秦封朗坐了下來。

許輕懷一臉笑意地盯著吃桂花糕的韻娘,而秦封朗就像個電燈泡似的,存著一絲幽怨的眼神在兩人之間來來回回。許輕懷好像冇有注意到秦封朗的眼神一心注視著韻娘。

韻娘吃著吃著感到有些怪異,將手裡的桂花糕放下,有些迷茫的問兩人“你們也吃嘛,總看著我,好不自在的。”

為了不讓妹妹尷尬,秦封朗終於收回了帶有怨唸的目光,開始喝起酒來。

“是我讓韻娘不自在了,真是抱歉。"許輕懷帶有歉意地說道,頗有一股可憐的意味。

一旁喝酒的秦封朗不由得捏緊了酒杯,這男的,真的好想揍他。看著兩人這副模樣,韻娘反倒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便笑了笑後繼續吃起了糕點。

"話說今天放學這麼早嗎輕懷來這麼早。"韻娘想著今天的許輕懷來得如此早感到有些疑惑。

“今日書院安排變動,班裡的孩子都回去了。韻娘,我想再多見見你,再過幾日,新郎便不能見新娘了。我可要將那幾天見不到的麵在這幾天補回來。”

想到不久之後就要與韻娘結為夫妻,內心的歡喜就要滿溢位來了。韻娘也不由得微笑起來,想著不久就要嫁於自己愛的人,內心又是期待又是緊張。

這場交談到傍晚,秦家父母留了許輕懷在家吃飯。飯桌上一片祥和,許輕懷夾了片藕放到韻娘碗裡。"

秦家父母看著和睦的兩人,相視一笑,注意到低頭扒飯悶悶不樂的秦封朗。

秦母悄悄碰了碰秦封朗,秦封朗一臉懵的抬頭,迎接他的是秦母的一記眼刀。秦封朗抿了抿嘴角,又低頭扒飯,時不時瞅瞅對麵的兩人。

"我家的嬌花怎麼就遇到這麼個男的,"

一邊在心裡忿忿不早,一邊又控製不住地去看看兩人。

越看越不順眼隻好低頭專顧碗裡的飯菜。秦家父母看著鬧彆扭的秦封朗無奈地笑著搖搖頭。

門口,韻娘和許輕懷相對站著,兩人在交談著什麼,隻看到兩人臉上的笑容。秦封朗和父母遠遠看著分彆的兩人,秦封朗看著許輕懷撇了撇嘴,正準備嘀咕,就被秦母糾了糾耳朵。

"封朗,輕懷和韻娘兩人好好的,你少搗亂,知道你捨不得妹妹。”

"娘,可是那許輕懷就不是什麼好人嘛,韻娘那麼單純肯定會被許輕懷吃得死死的,要是哪天許輕懷變心怎麼辦。"秦封明揉了揉耳朵。

"疼,娘、輕點。哎呦"

"你就不盼著點好,儘瞎說。你怎麼還不帶回來個姑娘讓娘瞧瞧,嗯。"說著糾耳朵的力倒是不減反增。

-懷便開口道:“韻娘,我們一起吃桂花糕吧,此次還帶了彆的糕點給伯父伯母,還給大哥帶了些酒。""好啊,輕懷快來坐著。”韻娘言笑晏晏地拉著許輕懷在桌子旁坐了下來。看著韻娘一臉甜得出蜜的模樣的秦封朗感到一陣頭疼,怎麼就被這男的迷的五迷三道的。想著妹妹墜入愛河,看來得自己多盯著這許輕懷。"哥哥,你也做,輕懷帶了你最愛的酒。"韻娘注意到自家哥哥黑了臉的模樣於是連忙拉著秦封朗坐了下來。許輕懷一臉笑意地盯著吃桂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