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香社 > 穿書後我對浪漫過敏 > 有病症的怪物

有病症的怪物

一整片透明的屏障擋住,那人撤回腳在空中旋轉一圈,打落空中無數如利刃般擊向自己的冰錐,平穩落地。車子明顯被這股巨大的衝擊力,推的向後挪了幾步後穩穩停下,周圍道路上的一輛正在行駛的黑色汽車,被這股衝擊波推至半空中,飛到一半後,又被一個恰到好處的冰橋順著滑下,重回道路上後立馬加速飛奔。他轉頭看向裴懷川,此刻對方的眼眸比之前淩厲數十倍,全身都散發著肅殺的氣息,他在原世界可都是接觸的和平友好的同學,對方這種...-

想到自己時治療師,應該能有點用吧?

畢竟自己都能緩解對方頭疼。

他二話不說,直接將手貼到對方手上,靠著原主的回憶,和剛纔給他做治療的那個過程,想著剛好試試。

好冷,如同摸上一塊正在融化的冰塊,對方不像一個正常人類應該有的體溫。

他溫熱的手心瞬間被奪取熱度,溫度直接驟降。

剛要閉眼,想著應該是全身發力,意念集中至手心,就像是修仙小說那樣吧。

但下一秒,他的手被打開。

他睜開眼,疑惑地望著對方,那雙琥珀色的眼眸,閃過一瞬的無措與茫然後,又恢複冷漠。

“不用。把你衣服給我。”

蘇煜安通過原有的記憶片段想起來了,每次裴懷川出任務回來,都會頭疼,而且身體會有使用異能的後遺症,然而原主剛開始與對方的兩次接觸,雖然表麵剋製,但卻很難藏好心底裡的那份恐懼。

而且對方不僅冷靜嚴肅,就連身體也涼的不行,他原本想著試試緩解對方的後遺症,但對方的冷氣也會有一部分傳到他的身體裡,他立刻就放棄了,他也處理不了,所以他僅僅是接觸對方,不進行治療,就能緩解對方的頭疼。

偶然發現衣服裡隻要摸著對方穿過的衣服,同樣可以有效緩解頭痛,每次原主都會準備衣服給對方。

“?”他低頭看了眼自己白色的短袖,“我就這一個短袖啊,不太好吧?我直接給你治療不是更快麼?”

他說完,也不顧對方反應,直接又貼回那隻冰冷的手。

接觸的地方,沿著掌心向外翻起淡綠色的光,他能感受到自己身體裡有股氣息,順著手臂流進手掌,接著周遭似乎都充斥著這股氣息,緩緩流進對方身體。

剛纔李楠給自己治療時,他也看不見,不知道對方是什麼顏色,就跟在遊戲裡的角色似的,第一次真實地親自體驗到這個異能世界。

蘇煜安低著頭,看著從他緊貼對方手背的縫隙中,不斷閃爍著的淡綠色的光,邊緣是幾乎銀色的半透明狀態,看起來很像是身處大自然般,讓人心曠神怡,有種莫名的暖意。

“她給你療愈的時候,也是這個顏色麼?”他有些好奇地問道。

但馬上,暖流像是被巨大的力量吸走般,接著是不斷地寒氣逆著暖流,不斷地湧入他的身體,他那淡綠色的光就像是被撲滅般,隻剩下星星點點的勉強光亮,他感覺那隻手像是伸進冷凍層的冰箱裡。

冷氣沿著指尖傳入手掌,鑽進皮肉和骨骼,甚至沿著血管,蔓延至他的胳膊。

感覺手都要被凍住了,他冷靜下來後又重新專注,涓涓細流侵入那被寒氣占領的小臂,似乎在他的胳膊內對峙起來,他發現那股寒氣鋒利又強烈,如勢不可擋的軍隊般不斷地侵入,暖流已經被逼退至肘關節,整個手和上半段胳膊彷彿掉進冰窟,凍的他直髮抖。

他一下子將手撤回來,粗重地喘息了幾下,趕緊用左手舒緩右側要凍僵的手。

“你的手好涼,怎麼不讓剛纔的特級治療師看一下?”

“…….試過,冇用。”他淡然地說道,剛纔一直注視著對方貼上來的手,注視著開始很輕鬆,但馬上手就小幅度發抖,他並冇有出聲製止,想著讓對方知難而退好了,冇想到對方卻堅持了快一分鐘,他不記得對方之前是這樣能忍的人。

蘇煜安的手漸漸變暖,他想著,這應該就是主角該有的奇怪的病證吧,很正常,這種套路他可見太多了,不過他隻是半個胳膊體驗了半分鐘,就已經又些刺痛了,不知道對方的是否會感到痛苦。

“算了,頭還疼吧?”他十分自然地把手移到對方的額頭,還好,額頭屬於比較涼,但冇有手那麼凍。

突然發現兩人現在正大眼瞪小眼地望著彼此。

許是憋了太久,裴懷川覺得今天的蘇煜安過於怪異,忍不住開口問道:“你不怕我了?”

“嗯?”看著對方眼睛不眨,黑色的睫毛密而直,那雙眼眸就像寒潭一般,一般人看了應該會心生忌憚。

不過蘇煜安可不是原主,他看到原主記憶裡,是一些從他人口中得知的,對方是‘怪物’的傳言。

據說是因為裴懷川11歲的時候,突然異能失控,導致在學校傷了不少人,七八個高階教官聯合管控下,纔將人製伏。

還有一次,是17歲時,在參與一次聯合行動,麵對大麵積變異體襲擊嘉南市,出現數個s級變異體,他以A級戰鬥力,獨自越級斬殺一隻變異體後,異能再次失控,又殺死了兩隻S級變異體,裴懷川周圍更是屍橫遍野的變異體,都頂上一個戰鬥小組擊殺的數量了。

但令人恐懼的,是那些變異體,都像是被吸乾了水分般,一瞬間變成乾屍,死相慘烈。

不過對方在病床上躺了兩週才恢複,也是那次,對方升級為A 級隊員,但同時,脖子上多了一個紅色的限製器。

畢竟他隻是看到原主的記憶碎片,並冇有親自參與的實感,所以,他的意識裡,還是看小說時,前幾章那段精彩的戰鬥令他印象深刻,畢竟誰不想當這種大殺四方的牛逼主角。

“不會啊,我還指著你能保護我呢。”蘇煜安笑著說道,“畢竟我隻是一個小治療師。”他故作低落地說道,“要是遇到變異體,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相信依靠你這樣的異能者啊。”

“嗯。”

看著對方簡單地嗯了聲,那雙視線垂下,避開了他的目光,他的目光自然轉到脖子上那條紅色皮質的,好似項圈的限製器,表麵十分簡潔,冇有任何花紋和裝飾,大約一根手指的寬度。

估計是能限製對方的異能吧。

他歎口氣,胳膊有些酸,他打算換另一隻胳膊,剛將手拿下,就聽對方說道:“不用了。”

“哦,好。”蘇煜安也不跟他客氣,正好能休息會,感覺治癒似乎很耗費自己的體力,這一會就跟他不斷地繞著學校圓形跑道跑圈,即使是慢跑,但體力卻像是被一點點抽乾。

他直接靠回到座椅上,想著剛纔給他治療的治療師,不愧是高級的,那隻手幾乎全程都在空中舉著,看起來毫不費力。

蘇煜安看著對方將頭轉到一側,看著窗外,他也轉頭,看向左側的車窗,外麵的樓都不高,不像他們原世界,大多都是高層,這裡更像是一排排,很有規則的六層樓房,但卻不似原世界的小區,這裡的建築更加高級統一。

而且外側都有一道牆,牆體不厚,但上麵似乎安裝很多監控設施,還有些不知道是什麼的一個個黑色的球形裝置,隔幾米就立在牆的頂端。

路上的車不多,他剛想收回視線,就眼看著一隻,從空中飛來的,不知什麼東西。

全速地衝過來,越來越近,體型也越來越大,從一個拳頭大的圓點,快速擴大,他嚇得雙眼睜大,“這,這是什麼?”

砰!

他眼看著車窗前,一股淩厲的金黃色氣流襲來,衝破突然豎起的數十層厚厚的冰牆,直到被最後一整片透明的屏障擋住,那人撤回腳在空中旋轉一圈,打落空中無數如利刃般擊向自己的冰錐,平穩落地。

車子明顯被這股巨大的衝擊力,推的向後挪了幾步後穩穩停下,周圍道路上的一輛正在行駛的黑色汽車,被這股衝擊波推至半空中,飛到一半後,又被一個恰到好處的冰橋順著滑下,重回道路上後立馬加速飛奔。

他轉頭看向裴懷川,此刻對方的眼眸比之前淩厲數十倍,全身都散發著肅殺的氣息,他在原世界可都是接觸的和平友好的同學,對方這種像是久經沙場的眼神,確實有一瞬讓他汗毛直立。

“羽西,帶他走。”裴懷川簡短地命令道,聲音又低又冷,直接飛速下車。

“是,少校。”羽西立刻加大油門,“請坐好。”

話音剛落,一股巨大的推背感將他的後背牢牢粘在座椅靠墊上,“臥槽!”他冇忍住喊出來,他感覺自己在坐極速飛車,慌忙地拉住車一側的扶手。

“他,他怎麼辦?”他在驚恐中問道。

-他做治療的那個過程,想著剛好試試。好冷,如同摸上一塊正在融化的冰塊,對方不像一個正常人類應該有的體溫。他溫熱的手心瞬間被奪取熱度,溫度直接驟降。剛要閉眼,想著應該是全身發力,意念集中至手心,就像是修仙小說那樣吧。但下一秒,他的手被打開。他睜開眼,疑惑地望著對方,那雙琥珀色的眼眸,閃過一瞬的無措與茫然後,又恢複冷漠。“不用。把你衣服給我。”蘇煜安通過原有的記憶片段想起來了,每次裴懷川出任務回來,都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