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香社 > 長安望他 > 。

,異能等級也是三級,狙擊手能夠在遠程發揮作用,但是可以看到這個距離還是相當遠的,不知道何遠之選手是否能夠完成支援任務。”主持人看到遭遇的兩人,立即調出了兩人的資料:“這邊的女孩子是叫蘇朝柳,纔剛剛大一啊,第一軍校的學生,異能等級是一級。而她的對手,叫孫文鑫,是凱文私立軍校的學生,大三了,異能等級是三級,看來蘇朝柳在這一次的對碰中是處於完全的下風啊。”不然也不能解釋怎麼一天之間異能就突破了。“二級異...-

“我話多怎麼了?”對方好像被戳到了痛腳一樣,跳腳道,“話多,照樣能解決你。”

這一次是從頭頂,蘇朝柳就地一滾躲開,秒換武器,手槍連射數發,對手不得不找掩體躲避。

她現在明顯走不脫,既然走不脫,那就想辦法在這裡把對手解決掉,本來這個賽場,就是你死我活。

因此她的每一發子彈都瞄準了人體的要害。

“遠近兼備嗎,”對手的聲音從作為掩體的石頭後傳出來,“第一軍校的學生的基本功很紮實啊。”

這樣的喋喋不休真的是吵死了,蘇朝柳眉頭微蹙,開啟了雙眼的異能。

雙眼的異能開啟的一瞬間,她便看見對手從石頭後站了起來,身上的異能在不斷地流轉,但聲音還在原位。

她關掉異能,便隻看到對手還躲在掩體之後,甚至她還能看到對手的一角。

她內心微動,知道這是對方的異能。

那就跟她原先的想法不一樣了,她原本以為對手的異能是瞬間移動,但是她剛剛看到的顯然不是瞬移。

“死掉”的學生會有人來回收,蘇朝柳和何遠之就把人丟在這裡走了,他們還要和隊友彙合呢。

蘇朝柳在內心歎息,如果她是他,這個時候她就會轉身就走,而不是在這裡鉚足了勁想要打敗她。

魔術中有一個很簡單的手法,就是用一樣事物吸引觀眾的注意力,這樣就能掩蓋住他的機關,讓彆人以為這是魔術。

所以在對方故技重施的時候,蘇朝柳直接就用異能看破他的偽裝直攻要害。

因為,她剛剛可是呼叫了支援的啊。

而眼前的對手也是用了相同的道理,他的異能分為兩個作用,一個是製造一個殘像,殘像在不斷地說話也是為了吸引注意力,而另一個就是掩飾他的身形,這樣看起來就好像是瞬間移動,但實際上並不是。

而炎黃星上自然也有媒體對學生大賽進行了轉播,蘇朝期正看著直播。

每個參賽選手都會被配備一個衛星攝像頭,這既是為了直播也是為了公平,更是為了保障參賽選手的安全。

對手抽搐了下,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最後她清了清嗓子:“這個情況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之前從來冇有檢測和實際不一致的情況發生,讓我們連線一下軍教委的主席,問問是怎麼回事。”

但這不是蘇朝柳要參加學生大賽嘛,他就特地搞了一個直播間,不僅請了蘇朝期來,他的狐朋狗友也都冇落下。

冷兵器也做了相應的處理,保證選手的性命安全。

直播間出現了副屏,所有人看著何遠之拿出狙擊槍,在地麵趴好,槍口對準了戰場的方向。

主持人去查何遠之的資料:“何遠之,第一軍校大二學生,異能等級也是三級,狙擊手能夠在遠程發揮作用,但是可以看到這個距離還是相當遠的,不知道何遠之選手是否能夠完成支援任務。”

主持人看到遭遇的兩人,立即調出了兩人的資料:“這邊的女孩子是叫蘇朝柳,纔剛剛大一啊,第一軍校的學生,異能等級是一級。而她的對手,叫孫文鑫,是凱文私立軍校的學生,大三了,異能等級是三級,看來蘇朝柳在這一次的對碰中是處於完全的下風啊。”

不然也不能解釋怎麼一天之間異能就突破了。

“二級異能又怎麼樣!”對手索性不再佈下殘像,而是直接隱身再進攻。

越銘坐她旁邊,有些得意地對她說道:“你看,你還說不來吧,不來怎麼可能看到朝柳這麼高清的視頻。”

主持人問道:“這種事很難做到嗎?”

她現在正緊張著呢。

蘇朝期的眼神一直鎖定螢幕,聞言頭都冇扭一下:“你閉嘴。”

如果鐳射擊中的是四肢等不致命的地方,那麼隻會讓相應的四肢麻痹,動彈不得,但是擊中心臟或者腦袋這樣的部位,那就是全身麻痹,等同“死了”。

這束鐳射不會真的要參賽選手的命,他們這是比賽,而不是真的你死我活的對手,鐳射隻會讓人麻痹,但也分情況。

果然對手直接露出了身形,而躲在石頭後麵的“人”則消失不見。

蘇朝柳並不回答,換了武器便一棍往對手的胸口處點去,那裡是一處大穴,點中了能讓人氣血斷流,斷他一口氣,也就是斷他的節奏。

當孫文鑫喊出蘇朝柳的異能等級是二級的時候,彆說他們這些看客,就是主持人也一下冇反應過來,立即低頭去檢查她到手的資料。

越銘家的外放設備自然是市麵上最好的那一款,高清的連蘇朝柳臉上的毛孔都看得一清二楚。

經過剛剛那一“看”,蘇朝柳已經猜出他的異能是怎麼作用的了。

原本做直播的主持人選擇的是一些空降到極端環境的選手的直播,畢竟比賽剛開,大家都不會在這時候動手的,而第一個人頭爆發的時候她也愣了一下然後立即回覆了職業素養:“今年的淘汰很早啊,去年是到了第二天纔有選手被

淘汰,讓我們來看看是怎麼回事。”

越銘有些擔心地看了蘇朝期一眼,隻見她麵色冷靜,似乎並冇有在為蘇朝柳擔心。

“報告隊長,成功淘汰一名選手。”蘇朝柳一邊行進一邊跟燕寒光做了報告。

但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你現在才知道也太晚了。”她笑笑,對手是三級的異能,她雖然不能打敗他,但是在短時間內不被打敗還是能做得到的。

“是!”

“你!”對手有些驚詫,“為什麼能夠發現?”

“感謝主席的解答。”

所以安慰的話一時也不好說出口。

蘇朝柳便和何遠之彙合。

困了就可以直接在樓上睡下,越銘都給他們準備了房間。

越銘也知道她肯定擔心蘇朝柳,便冇有再多說什麼刺激她,而是一起專注地看著外放螢幕。

蘇朝柳扭頭看去,冇看到人,但是從光腦上看,何遠之距離她也不過是五百米,看來剛剛那一擊是何遠之出手了。

畢竟異能等級的提升對異能戰士來說好處很多,比如補貼更多,升職的機會更大,也會更得看重等等,所以一般人把自己的異能等級藏著掖著乾什麼呢,根本是劃不來的事情。

軍教委也在看直播,連線到了以後就說:“這位選手應該是在檢查之前壓製住了自己的異能,讓自己的異能隻有一級。”

其實今年之前越銘對單兵係的學生大賽毫無興趣的,畢竟跟他們冇什麼關係,如果冇有意外,他一輩子都不可能跟軍方打交道有關係。

但如果不把注意力放在他不斷地說話上,而是去捕捉自己周身的風吹草動,防範住也並不是多難。

經過主持人的這麼一解說所有人都認為應該是蘇朝柳被淘汰了。

“做的不錯,”燕寒光輕描淡寫地說道,“儘快彙合。”

隻要蘇朝柳能夠“捕捉”到這些痕跡,她就能反擊。

此時孫文鑫已經是捨棄了殘像,不斷地隱身進攻。

如此幾次以後,對手反應過來:“你的異能不止一級!”

雖然他們都是預備軍人,但還不是軍人,就算是正規的軍人主辦方肯定要保障他們的安全的。

車神,楊青俊都來了。

她以為對手還蹲在石頭後麵,但是對手已經站了起來,如果不是她開了異能,可能就看不到這畫麵了。

主席就毫不猶豫地說:“不多,因為冇必要。”

直播鏡頭一切,蘇朝期掃了一眼便瞬間坐直了:“阿六!”

“挺難的,因為壓製異能並不是一件很容易得事情,要對異能有很強大的掌控力和自己意誌力。”

“那這樣做的人多嗎?”

“狙擊手能夠射中目標的首要條件就是能夠看見目標,何遠之和蘇朝柳要如何進行反擊呢?”

她一棍把對手從隱身狀態中打出來,一束鐳射就擊中了對手的眉心。

蘇朝柳也不介意他看出來,畢竟這人是要淘汰的,知道又能怎麼樣呢。

上麵白字黑字寫著異能等級一級,這還是比賽開始前一天的檢測。

蘇朝柳便直接抬手朝她“看到”的人影開了幾槍。

雖然異能者冇有檢測的工具,但是久了以後會有一個模糊的感覺,雖然不夠精確,但是也能得到一個大概的範圍。

主持人斷掉了連線,然後看著直播說道:“二級的異能戰士在麵對三級的異能戰士也算有了一戰之力,但硬實力來說肯定還是不敵三級異能戰士,但是我們可以看到,蘇朝柳的隊友在往這邊快速移動,很快就要抵達戰場……嗯,蘇朝柳的隊友停了下來,讓我們看看是怎麼回事。”

直播的攝像頭是拍不出孫文鑫的身形的,所以在所有人眼裡就是孫文鑫突然出現,然後被蘇朝柳擋下攻擊。

越銘都看得緊張不已,但蘇朝期卻十分的鎮定。

她和蘇朝柳相伴的時間太久,蘇朝柳的每一個微表情她都十分的清楚,而蘇朝柳此時的表情是認真中帶著點輕鬆,意味著她很有把握。

所以事情的後續走向也在她的意料之內,在主持人的驚呼聲中,她勾了勾嘴角,放鬆地靠回到了椅背。

-飾他的身形,這樣看起來就好像是瞬間移動,但實際上並不是。而炎黃星上自然也有媒體對學生大賽進行了轉播,蘇朝期正看著直播。每個參賽選手都會被配備一個衛星攝像頭,這既是為了直播也是為了公平,更是為了保障參賽選手的安全。對手抽搐了下,軟軟地倒在了地上。最後她清了清嗓子:“這個情況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之前從來冇有檢測和實際不一致的情況發生,讓我們連線一下軍教委的主席,問問是怎麼回事。”但這不是蘇朝柳要參加學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